beat365结算规则
 首页   /   重点市场介绍

2018年非洲地区形势回顾与展望:总体平稳但风险犹存

  • 2019.04.03
  • 重点市场介绍
  • 来源:当代世界
  • 作者:谢蓓
  • 阅读:
  • 打印

【内容提要】2018年,非洲继续在政局总体稳定、经济持续好转的进程中前行,但非洲地区的一些固有问题及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非洲国家联合自强意识不断提升,一体化进程持续推进。全球主要大国加大对非关注力度,为推动非洲发展提供了机遇和助力。展望2019年,非洲有望继续保持总体和平稳定的局面,但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内外风险。

【关键词】非洲地区形势;非洲经济;一体化;大国竞争

DOI10.19422/j.cnki.ddsj.2019.03.010

多国举行大选  政局总体平稳

2018年,非洲多国顺利举行大选,总体形势基本稳定。津巴布韦、马里、喀麦隆、塞拉利昂、圣多美和普林西比、马达加斯加、刚果(金)等7国举行大选。其中,塞拉利昂、圣多美和普林西比、马达加斯加、刚果(金)等国虽然“变天”,但总体局势保持平稳,有关选举纠纷均通过法律手段和平解决,这表明非洲政治生态日趋成熟,“逢选易乱”现象逐步得到遏制,求稳定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非洲之角”地区形势向好,国家间和解取得积极进展。埃塞俄比亚主动伸出橄榄枝,调整对厄立特里亚政策,从巴德梅等地区撤军,与厄立特里亚结束了近20年的边界对峙,签署了《和平与友谊联合宣言》和《和平友好全面合作协定》,两国关系正常化。受此积极影响,厄立特里亚与吉布提、苏丹、索马里等地区国家的关系也得到转圜。201811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正式解除了持续近10年的对厄立特里亚的制裁,地区总体形势明显缓和。

执政党强力主导,南非、埃塞俄比亚、津巴布韦、肯尼亚等国政权平稳过渡。2018年初,南非、埃塞俄比亚和津巴布韦等国出现不同程度的政治危机,在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埃革阵)和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津民盟)等执政党强力主导下,三国政权实现平稳过渡和权力交接,避免了大的政治动荡。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获得工会大会和南非共产党的支持,平衡党内左右力量,巩固了执政基本盘。阿比出任埃塞俄比亚新总理并力行改革,虽然该国国内政局暗流涌动,但埃革阵始终保持着控局能力。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在炸弹袭击后保持定力,强调团结,在7月举行的大选中顺利当选连任。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同反对派领导人奥廷加和解,打破该国自2017年以来因总统大选产生的政治僵局。

经济温和复苏  债务问题凸显

2018年,非洲经济呈先扬后抑态势。上半年,受国际基建市场繁荣、石油和黄金等价格回升以及农业大幅增产等利好因素拉动,非洲经济呈现复苏势头。但到下半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加剧,贸易增速明显放缓,金属和农产品价格低迷,加之尼日利亚、南非、安哥拉等非洲主要经济体复苏乏力,非洲经济增速趋缓。世界银行预测,撒哈拉以南非洲2018年经济增速约为2.7%,低于全球增速1个百分点。[1]

地区经济走势继续分化。东部非洲依然是领头羊,农业生产在经历了2017年百年未遇的严重干旱后强势恢复,使肯尼亚、卢旺达和乌干达等东部非洲国家经济增长成绩显着。农业生产的增长、国内消费及公共投资的拉动,使贝宁、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塞内加尔等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员国(ECOWAS)经济增速超过6%。中部非洲经济与货币共同体国家(CEMAC)得益于石油产量的恢复和石油价格的上涨,经济也实现一定幅度增长。总体来看,非洲资源富集国家和中等体量国家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埃塞俄比亚、科特迪瓦和肯尼亚等16国经济增速有望超过5%。但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尼日利亚和南非复苏乏力,预计全年经济增长分别为1.9%0.7%

债务脆弱性持续显现。20l8年以来,有近半数非洲国家政府债务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不断上升,其中三分之一国家高于60%[2]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债务总额由2007年不足300亿美元增至2000亿美元,[3]非洲54国中有35国负债水平超标,6国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陷入“全面债务危机”,9国为债务高风险国。随着债务风险升级,IMF加大对非洲国家的借贷审查,非洲发展资金短缺将更为严重。

热点问题继续发酵  非传统安全威胁不容忽视

2018年,非洲主要热点地区和平建设进展有限。索马里政府深陷财政困境与部族纷争,难以有效履行安全维稳职能。中非共和国持续动荡,近69万人流离失所。喀麦隆英语区分裂主义组织、刚果(布)普尔省反政府武装、塞内加尔南部卡萨芒斯地区分裂主义分子继续作乱。

地区反恐压力增大。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对萨赫勒地区的袭击频度不减。马里安全形势恶化,加奥市及周边地区恐袭不断,联合国驻马里维和部队多次遭袭。“博科圣地”等极端组织再趋活跃,在尼日利亚、喀麦隆等国频繁发动恐袭,造成数百人死亡。索马里“青年党”在东非持续活跃,并对南部非洲虎视眈眈。

疾病、自然灾害等非传统安全问题频发。刚果(金)多地再度爆发埃博拉疫情,由于当地人口稠密,安全形势不佳,使该国抵抗埃博拉疫情面临严峻挑战。赞比亚、津巴布韦、坦桑尼亚、尼日利亚等非洲多国发生霍乱疫情,导致5000人死亡。萨赫勒地区粮食危机加剧,近600万民众面临饥荒。[4]部分地区难民危机加剧,苏丹、乌干达、刚果(金)等国难民数量已超过400万人。气候灾害问题不断显现,南部非洲地区受厄尔尼诺天气影响,降雨不足和高温天气持续,致使该地区水资源紧张。南非旅游城市开普敦面临全城断水危机。

联合自强趋势拓展  一体化进程稳步推进

2018年,非洲单一市场建设实现历史性突破。201812229日,非洲联盟(非盟)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第30届非盟峰会,会上宣布启动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SAATM),有23个非盟成员国宣布立即执行该项协议。[5]20187月,非盟第31届峰会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召开,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在峰会致辞中呼吁各成员国尽快签署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以及非洲护照和人员自由流动议定书,并加入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一旦非洲12个主要国家完全开放航空市场,区域直航业务量将增加75%,新增客流500万,创造30万个直接就业岗位。3月,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的非盟首脑特别会议签署了关于成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AfCFTA)的协议。目前签署该协议的非盟成员国数量达52个,其中18个国家已完成国内批准,再有4国批准,协议即可生效。[6]如该协议顺利实施,非洲各国到2022年将削减90%的商品关税,有望带来约161亿美元的长期收益。截至2018年,非洲签署《人员自由流动协定》的国家达到30个。实现人员自由流动有利于增强非洲身份认同,促进经贸往来和跨境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知识、信息和技术交流,为单一市场建设注入强大动力。

非盟力推机构改革,提升行政效率。非盟精简年度预算,提高预算使用效率,增加非洲国家自主筹资比例,减少对外部的依赖,加大用于和平与安全领域的预算比例。截至201712月,已有20个非洲国家开始执行非盟自主筹资协议,支持非盟委员会日常运作预算资金实现财务自主。非盟峰会由每年两次调整为每年一次。非盟委员会精简成员,强调区域代表性平等。成立非盟发展署,取代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负责规划和领导非洲发展进程。非洲互查机制被纳入非盟框架,逐步理顺区域经济共同体和非盟的关系。

非盟努力提高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政治影响力不断提升。非盟积极就地区热点与突发事件斡旋调停,劝和促谈,如努力调解刚果(金)大选问题,确保选举顺利举行,对选举结果保持总体谨慎,有效缓解了该国面临的国际压力。非盟还积极改善自身的国际形象,努力提升非洲的国际存在和正面影响。一年来,非盟积极活跃在联合国大会、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七国集团(G7)峰会、金砖国家峰会、世界经济论坛、慕尼黑安全会议等多边场合,大力宣介非洲建设发展成就,积极维护非洲利益,为非洲和平与发展争取道义支持和外部援助。

大国对非重视上升  相互竞争趋于激烈

2018年,西方大国和国际组织酝酿对非关系“转型”。美国推出以“美国优先”为核心的新版对非战略,确立深化美非经贸合作、加强非洲反恐及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提升对非援助效果的三大优先目标。[7]法国高度重视在萨赫勒地区和利比亚开展安全反恐行动,通过增加对非军事投入重塑其大国地位。德国重点关注非洲难民问题,侧重通过对非经济合作解决非法经济移民问题,在欧盟框架下开展对非安全合作、解决暴恐活动引发的难民危机。英国着眼于打造“脱欧”后的“全球伙伴关系”,确立未来4年对非投资40亿英镑及在2022年前实现成为G7中在非最大投资国的目标。欧盟启动“非洲—欧盟可持续投资和就业联盟”计划,重点落实对非投资440亿欧元和未来5年在非创造1000万个就业机会,推动欧非间传统的单向援助转为以双向贸易为基础的“新型欧非同盟”。日本增加对非洲电力、能源、教育和医疗卫生等领域的支持,召开日非公私合作经济论坛,旨在提升日非合作质量,为2019年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峰会做准备。

新兴大国加大对非投入。俄罗斯“重返”非洲态度坚决,总统普京宣布免除非洲国家200亿美元债务,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两度访非,积极争取非洲的政治支持,拓展非洲市场,重构“新同盟”体系。印度总理莫迪访问非洲三国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提出对非十大合作原则和重点领域,宣布在非洲增设18个使领馆,[8]总统科温德年内也多次访非。韩国召开韩非经济合作部长级会议,宣布未来两年为非洲国家提供50亿美元资金支持,重点用于韩非信托基金增效、人力资源合作等领域。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延续对非访问频密的势头。

西方大国对非合作中与中国竞争的一面上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明确表示要同中国在非洲开展影响力竞争。美国新非洲战略将中国列为美国在非洲的竞争对手。欧洲—非洲高级别论坛虽以创新与发展为主题,欧方却持续炒作“中国话题”。欧盟轮值主席国奥地利总理库尔茨称“不能将非洲大陆拱手让给中国”。由此可见,美欧对于蓬勃发展的中非合作,特别是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成功召开焦虑感与日俱增。

2019年形势稳中向好  内外风险依然严峻

展望2019年,非洲有望继续保持总体和平稳定的局面,但同时也面临一系列内外风险。一是大选不确定因素仍存。2019年,非洲将进入“大选年”,9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将举行总统选举,包括非洲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尼日利亚和南非,部分国家选情胶着、斗争激烈,政治社会局势暗流涌动。二是经济复苏势头延续面临困扰。非洲开发银行预计2019年非洲经济增速可达4.1%,但各种不确定因素将影响非洲经济复苏前景。当前国际形势风云诡谲,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如果全球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可能会使非洲经济增长大幅放缓。部分非洲国家财政金融风险凸显,地区多国将在未来25年迎来还款高峰,公共投资缩减等问题或将更加突出,从而削弱非洲的经济增长动力。而2019年面临选举的非洲国家,其选举前的民粹主义压力也可能会对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三是非洲一体化之路前途漫漫。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是2019年非洲最值得期待的大事之一,非盟委员会正在敦促各国加快批准步伐,争取在20193月使协议生效。但非洲各国尚未就原产地规则、非关税壁垒、统一税收政策等实质性问题达成一致,且“非洲经济火车头”尼日利亚还未签署该协议,要建成覆盖全非的自贸区尚待时日,非洲一体化进程仍面临重重挑战。四是外部环境依旧复杂。2019年,国际格局将继续深刻复杂演变,各主要力量在非洲谋势、夺利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英、法、日、俄、土等国均计划于2019年举行涉非峰会,新一轮大国对非竞争“蓄势待发”。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非洲局)

(责任编辑:甘冲)

[1]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January 2019https//openknowledRe.worldbank.orp./handle/10986/31066.

[2][1]

[3]《非洲国家正急于在国际市场发行债券以应对高企的借贷成本》,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k/201802/20180202713577.shtml

[4]《非洲萨赫勒地区粮食危机恶化600万民众面临饥荒》,http//www.xinhuanet.corn/world/201806/14/c129893559.htm

[5]DecisionsDeclarations and Resolution of the Assembly of the Union Thirtieth Ordinary Session”, http//au.int/sites/default/files/decisions/33908-assembly_decisions_665_689_e.pdf.

[6] StatusofAfCFTARatification”, https//www.tralac.org/resources/infographic/13795-status-of-afcfta-ratification.html.

[7]Remarks b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Ambassador John R.Bolton o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New Africa Strategy”,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nationalsecurity.advisor-ambassador-john-r-bolton-trump-administrations-new-africa-strateav/.

[8] Prime Minister's address at Parliament of Uganda during his State Visit to Uganda”, http//mea.gov.in/outoging-visit-detail.htm30152/Prime+Ministers+address+at+Parliament+of+Uganda+during+his+State+Visit+to+Uganda.

本文原刊于当代世界2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