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beat365语言设置   /   对外投资

做足准备 到非洲、南美投资去

  • 2019.04.19
  • 对外投资
  • 来源:中国贸易报
  • 作者:陈璐
  • 阅读:
  • 打印

“非洲及南美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点地区和国家。以肯尼亚为例,其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都有中国企业的参与。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贸仲委受理的‘一带一路’相关案件涉及43个国家,案件达到515件。”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王承杰在“基础设施峰会—非洲、巴西专场”上致辞时表示。

据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业务评审委员会专职委员白海波介绍,整个非洲大陆的基础设施项目,东部最多,中部、南部次之,北部、西部的变化最少,东部、中部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主。其中,电力设施最受欢迎,铁路、商业和工业基础设施次之,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取得较好的发展。但非洲国家基建资金瓶颈凸显,部分国家已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定的举债上线,通过主权借贷落实项目资金的难度与日俱增,PPP模式、项目融资应用提速。

“当考察一个非洲国家时,需要考虑这个国家殖民历史、法律制度的类型、内部政治等级制度和部落制度、经济基础以及基础设施的需求。”其礼律师事务所达累斯萨拉姆合伙人、非洲项目负责人彼得·卡桑德(Peter Kasanda)称。

对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机遇,彼得·卡桑德认为,其一,非洲地区的所有主要港口都计划提高现有的运载能力,东部非洲地区主要港口的货运量正在以每年9%的速度增长,预计这一趋势将会持续。其二,非洲大陆整个供应链基础设施运输的维护和发展是非洲发展的先决条件,非洲铁路项目的当前估值在4950亿美元。其三,由于70%以上进出港口的货物将通过公路运输完成,所以公路基础设施发展的潜力巨大。其四,到2020年,采矿业对钴(用于锂电池)的需求将翻番至每年20万吨,这需要开发新项目来填补产量的缺口。其五,在能源领域,截至2015年,基础设施的建设需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开采和使用的需求,预计在未来15年每年需要550亿美元的投资,这一需求仍在增加。

对于非洲市场开发,白海波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加强政策统筹性,着眼非洲战略地位和发展大势,了解中非论坛和基金机制安排、相关智库、利用好政策性金融和商业金融对非国别和行业合作经验。二是加强项目开发管理,项目企业间和金融机构间协调项目合同条件和融资条件,及时沟通项目信息和风险信息(金融机构贷款交叉默认条款),推动债务可持续性以及项目经济可行性。三是加强风险控制,严控项目总量和节奏,一国一策,盘活存量,审慎增量,增加对非洲项目的透明度,建立对非债务系统统筹管理,建立好贷后风险跟踪机制。四是加强破解之道,抓住工业化与开放进程基础设施提升的机遇,在营商和法律环境相对完善的国家,尽早进入融资环节,转换角色定位逐步从建筑向投建营转变。

彼得·卡桑德提醒,非洲各国政府正变得越来越支持贸易保护主义,并正在制定最低持股量和最低当地雇员人数的法律,因此,尽职调查必须在早期阶段进行,与政府或相关投资中心签订的调查双边协议时,要规定在一定时期内暂停或豁免本地化要求。

对于投资拉丁美洲及巴西建议,白海波认为存在四个关键点,一是市场熟悉度方面,在拉美从贸易、工程承包向直接投资转换的中资企业尚未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波动周期(一般10年左右)的市场经验,这些企业对拉美各国的投资环境了解程度不够深,无法有效应对和处理相关问题。二是风险管控方面,拉美直接投资应重视劳工、社区、环保、税收、汇率、反垄断审批等领域。三是跨国经营方面,普遍存在跨国经营人才储备不足,跨境业务管控效率不高、跨境投资业务决策科学度不够、跨境经营投资收益不理想等问题。四是营商环境方面,大多数拉美国家宏观经济波动较大、通胀较高、税制较复杂,劳工保护严苛、政府清廉指数排名靠后,这一相对复杂的经商环境客观的提高了企业经营成本,增加了企业经营难度。

据悉,本次会议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其礼律师事务所共同举办,会议围绕“非洲和巴西基建项目的机遇和挑战”为主题,对非洲以及拉丁美洲的项目机会以及投资风险进行分享,包括仲裁员、律师、专家学者、企业负责人在内100余人参会。

相关推荐